创业家,创业资讯,创业前沿,创业案例,职场人生,资本运作,经商宝典,创业资金,创业项目,创业加盟
17098711223
创业前沿 Data analysis
“湖北第一聪明”陈一舟:创业要看运气 但我不
发布时间:2019-09-17    信息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浏览次数:

图片摄影|邓攀

图片摄影|邓攀

  陈一舟并不是站在互联网金字塔尖的人,但他是最早一批沐浴互联网光芒的人。现在,他的初心还在吗?

  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王玄璇

  编辑|马吉英

  你还记得人人网吗?

  如果你和我一样,都是80年代生人,应该会记得十年前,人人网和开心网的那场大战,那恐怕是中国第一场社交网络“战争”,事后,当人们总结时,常会赋予它“决定了之后中国互联网命运”的意义。

  那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,作为PC时代的幸运儿,开心网和人人网相继倒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春天。2016年,开心网创始人兼CEO程炳皓离开了公司,2018年,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以仅6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网站。

  你不记得也没关系,你我不过是看客而已,但那些已发生的,必然会在主角的心里留下痕迹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?2019年5月,陈一舟的一家公司在美国上市,名字竟然就叫——开心汽车。对,用的就是老对手的名字。虽然陈一舟说这只是因为“手上正好有这个域名”。

  开心汽车上市引起的关注很少,这个局面跟人人网上市时的高光时刻截然不同。8年前,同样是5月,人人网在纽交所上市,首日市值一度高达74.82亿美元,被视为“中国版”。但当推出微信之后,社交格局的想象空间越来越逼仄,直至被出售。

  人人做社交不再有优势的原因还包括,出生于1969年的陈一舟觉得自己不再年轻。“社交是年轻人的事情,我们现在不是年轻人,是中年人了,中年人要做中年人懂的事情。”开心汽车敲钟后,陈一舟飞回北京,喝着大杯咖啡,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讲述重新出发的理由。

  开心汽车的上市,也可以看做是陈一舟跟过去告别的又一个标志。不过这个告别还不算彻底。针对买卖二手车的高净值人群,开心汽车想打造一个类似车友会的社区,陈一舟在社区领域积累的经验还用得上。

  更彻底的告别符号,是他开始在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新尝试。目前他在国外操刀四个新业务,这四个新业务全是B2B方向。他担任这四个新业务的CEO,“忙得要命”。

  在这些新项目中,他希望再奋斗十年,能像湖北老乡雷军那样,找到属于自己的“小米”。

  雷军、周鸿祎和陈一舟被视为互联网圈“湖北帮”的代表人物,三个人年龄相仿,之间的关系也颇为有趣:雷军和陈一舟曾是武汉大学校友,周鸿祎和雷军又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公开报道中,周鸿祎曾评价道,陈一舟为湖北人第一聪明,雷军是第二,自己排第三。

  “我不是那么聪明。”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专访时,陈一舟说。但他承认自己在产业互联网领域“找到了一些感觉”,而且在这个领域他没有大兵压境的感觉。这倒不是因为美国市场的竞争不激烈,“跟美国公司竞争我才不怕他们。腾讯来了我怕。我就怕两种(公司),一种是巨无霸,一种是不要命的(创业公司)”。

  中国有句古语,五十知天命。今年整50周岁的陈一舟开始把这句古语中的“命”理解为道理,但现在他觉得这个“命”更像命运的意思。他现在还没到认命的状态,“只要还在折腾,肯定是不认命的”。

  折戟社交

  湖北帮的互联网探索之路要从硅谷说起。

  大一时,雷军在武汉大学图书馆读到了《硅谷之火》,非常激动,他后来回忆说那是改变他一生的书:“你要是有梦想不妨一试,那样你也许真能办成一家世界级公司。”

  读研时,周鸿祎在西安交通大学做了一个反病毒卡项目,当时本科时期读到的《硅谷热》在他心中沸腾着。虽然项目最终流于失败,但他依然“以一个计算机疯子的状态生存着”,并更加确定了自己对这个行业的热爱。

  从武汉大学物理系毕业后,陈一舟先去麻省理工念了机械工程硕士,后来又去斯坦福读MBA。

  陈一舟在斯坦福时,总有年轻校友以公司总裁的身份回校分享,陈一舟的创业激情被点燃。在一个斯坦福中国互联网讨论会上,陈一舟认识了此后的创业伙伴杨宁、周云帆。他在创业早期向投资人展示的PPT上写道,“中国互联网空间的圈地才刚刚开始,我们会选择正确的战争而战,在中国互联网的地图上建立我们的帝国大厦和洛克菲勒中心”。

分享到:
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,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,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!!